老子天天吃地沟油

在中国的一个冬天,农夫救了那条被冻僵的蛇,那条蛇苏醒后却咬了农夫一口,农夫没死,蛇却死了,农夫说:“哼,白眼狼,老子天天吃地沟油,三岁以前天天喝三聚氰胺,还有苏丹红啥的,你弱爆了!”

凑零钱交高速路费

MB,把钱全加油了,快到了才想起来高速是要收费的。问收费的妹子怎么办,妹子微笑的看着我说“你看看你能凑多少”。还好一毛的五毛的一块的加一起终于凑到35块。你们体会不到当我凑到30时,妹子那句“已经有三十了”以及那鼓励的眼神...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想当年住宿舍时,一群穷逼懒得不行。记得有一次,我在外面买了一碗泡面回宿舍。一进屋三穷逼就围过来了,一个撕泡面,一个打开水,一个给我捶背。面一泡好,尼玛!碗里四双筷子一起动,一瞬间面就没有了!汤喝一口也没了!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隔壁王叔叔来咱家

快暑假了,爸爸说:“暑假你得去打工赚钱,准备做什么?”小明:“我准备去卖酱油!”爸爸奇怪道:”为什么?“小明:“因为这一年你出差不在家的时候,只要隔壁王叔叔来咱家,妈妈就会让我去打酱油,我都打了一百多次酱油了,其中有九十多次都用不上,都让我存地下室了,现在拿去卖就可以挣钱了!”爸爸:“啊”

村里一大叔家那天双喜临门

村里一大叔家那天双喜临门一一儿媳妇生了个女孩,母牛产下个公牛犊。遇见大叔,我说:恭喜大叔双喜临门!大叔似乎并不那么高兴:一天生了两个赔钱货,如果颠倒过来就好了!我惊叫一声:你希望儿媳妇生牛犊,母牛生孙女?这事可能吗?!大叔却莫名地暴怒了,追了我几条街。我说错了吗?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