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坟头草,半米多高了

我们大一新生住一楼,晚上经常在一起打扑克到很晚。烟不够了就跳窗户去买,会少走很多路……大二开学搬四楼了,晚上打牌烟又不够了,老二站起来说我去买,然后非常矫健的翻过窗户出去了…… 现在坟头草,半米多高了。

老妈的套路,充满了机智

老妈串亲戚回来,边收拾厨房边问:闺女,这两天,谁往油桶里倒油了?这注油技术,都赶上卖油翁啦……楼主得意的说:妈,当然是我啦!别看油桶口小,我端着锅直接倒……刚说完,就见老妈一手拿着皱巴巴、变形的油桶,一手拿笤帚,冲向楼主说:原来是你这死丫头,把烫油倒回塑料桶的……

我看着他纯真的脸庞

以前有个男朋友,在一起半年也只是牵牵手。 有一天我们约在地铁站见面,一碰头他就把我连拖带拽弄到楼梯下面一个角落,短短几十秒我心里已经演了各种片儿。 他把我圈到胸前,说,你看,我的T恤,阿玛尼限量款,夜光的,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我看着他纯真的脸庞,忍住没动手。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