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门交保护费了么

有点长、我们公司厕所都是蹲坑的那种、而且就三个,
老板基本都是下午来,背景交代完毕。
我跟另外两个同事把坑都占了、
在边玩手机边说老板怎么怎么样、听见有人洗手,
我三个傻逼一起喊了句:进门交保护费了么?
哎呀卧槽、刘总早。
老板拿出一盒硬中华来一人给一根说:
小弟交的保护费、一会都上我办公室来!
后面自己脑补...

我那针还在他屁股上呢

楼主小护士一枚,今天当班,有个爆脾气的大汉,正脱了半拉的裤子打屁股针,突然接了个电话就炸毛了,提了裤子就往外跑,好像是要去打架,打针的小护士赶紧追,我说:你回来呀,追他干啥?小护差点哭了:我那针还在他屁股上呢……

粉芡跟粉皮赶紧回家啦

姚晨生了个儿子叫小土豆,杨幂生了个女儿叫小糯米,我就在想,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用食物给孩子起小名的。这要在磁县流行起来的话会是这样的场景:满大街听见孩儿他妈喊孩儿:粉芡跟粉皮的赶紧回家!烧饼不要跟灌肠耍儿了!捞面条类恁妈叫你回家吃饭类!麻糖你个鳖孙,你又跟糖糕各气类?瞧我不血死你!“扁粉菜你见俺家豆沫的了没有?”“见了,他跟凉粉还有鲜粉皮,一起儿去捏粉疙瘩家了”......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小学的时候,总是被高年级学生收保护费。慢慢就开始偷家里的钱交保护费。这件事让老爸知道后,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高年级的同学再没有找过我。 最近听了这个歌,才想起问老爸怎么回事。老爸点了根烟,冷冷的说:“我收了他们的老子五年保护费。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