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交车上遇到咸猪手各位会怎么做?

有一次坐公交人很多,一男士靠在一女子身后,小弟弟有点硬顶到女子后面,女子好像是搞文秘的,从包里取出一直别针照男士小弟弟就是一针,只听啊的一声、、、、、、。
虽然很黄很暴力,但是特别有效,我看了都解恨

这次你不会来真的吧?

老公胃不好,经常要吃药。每次帮他拿药,我都会坏笑着说:大郎,起来吃药了!老公很无奈。时间长了觉得这样不好,中午我帮他拿药和温水,就忍住了没说。这二货狐疑地看看我,又看看手里的药丸:这次你不会来真的吧?

爸妈那一代人的养孩子法

基本我爸妈那一代人的养孩子法,和养狗差不多,吃饭点儿给饭吃,该上学了给交学费,平时散养,万一在外面咬人了,该赔钱赔钱,该给人打疫苗打疫苗,完事儿打我一顿,继续散养,没到岁数,禁止出门扑母狗,到了岁数,立刻要求我出去配种,我自己不主动扑母狗,她就给我联系别的母狗,不管我看不看得上…

吃货女朋友的悲哀

每天都是我接女友下班。有一天开会,迟了。大冷天的她在市中心等了我一个小时。当时心里慌了,去了后果然对我是又打又骂。后来我一想不对,就问她“你身上不是有钱的吗,怎么不做车回去”。她突然声音变小了说“就十块钱…”。我说那也够了啊!叫个三轮只要五块。然后她哭了,“那十块钱我买鸭脖子吃啦!!!”

聚会喝酒后,全家人坐公交回家

大姨过生日请我们全家去饭店吃饭! 刚刚进包 间我哥就拿起桌上酒瓶打开盖对着酒瓶喝了几口然后奸 笑着对我爸说:爸,待会儿你开车! 我爸气的脸发青恨恨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兔崽子,,跟我斗,说完拿起酒瓶喝了起来…… 然后,,全家人坐公交回的家!

讲我那二货的好朋友

讲我那二货的好朋友,小时候娃娃们都怕打针,就她不,她就喜欢打吊瓶,各种乐在其中。也就四五岁的年纪吧,她妈做家务,她就在一边,妈妈妈妈陪我玩,她妈没空搭理她,就说,妈妈给你打针好不好? 那货各种开心啊!好! 然后她妈在她手上放了一根牙签,用透明胶粘了一下,牙签绑着一根毛线,毛线另一头粘在墙上…… 那货就安安静静的躺了一下午……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