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质好像不一样

一天,在公交车上,有一姑娘上了车,穿超短裙,一哥们瞄了一眼,那姑娘啪的猛扇了那哥们一巴掌,那哥们真急了,脱下自已的裤子只剩一条内裤,也扇了那姑娘一巴掌,说道:TMD别以为你穿得少就可以乱打人……

“远程”打“近战”的既视感

小区里,一高瘦大叔喝多了耍酒疯,一个五大三粗的大妈(应该是他老婆),拿着擀面杖要揍他。大叔腿长跑得快,大妈追不上,他隔着五六米拿花生扔大妈。大妈生气了又追,大叔又跑开,又扔……那画面,很有点“远程”打“近战”的既视感。

都是队友,何必互相伤害

LZ苦逼建筑电工一枚,说说一次穿电缆的事,我们通常是把电缆穿到线槽里,不知哪个缺德玩意儿把屎拉到了线槽里,结果第一个人就弄了一手,他闻了闻没有作声,后来前边的人每人弄了一手,大家就同时骂第一个人,线槽里有屎也不说一声,那货说了句:特么的那个拉屎的人也没告诉我呀!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小时候把水蛇当黄鳝抓了

广东人很爱吃黄鳝,我小时候性格汉子到大人觉得可怕,最让我老妈震惊的一次是本姑娘冒着微微细雨去河边抓了几条黄鳝带回家!!在家门口就一脸嘚瑟的喊我老妈,说晚上把这几条黄鳝给我炸了吃!!老妈出门口的那一刻看着那几条吐着信子的水蛇差点晕过去。。生平第一次挨打,我抓个‘黄鳝’我图什么(ಥ_ಥ)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