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把我当贼打了

老妈家住的老楼区,妈妈每年都腌咸菜用缸装放到她家楼道里。我成家以后不会腌,还总想吃,两家离得比较近,我就总去拿,由于是自己妈家的,拿的就比较顺手,都不打招呼。一天晚上从广场散步回来,带着塑料袋就又去拿几个,结果…黑漆漆的楼道里被我妈拿扫把给打的啊,都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其实葡萄糖点滴能满足你

我一直存在一个疑问,人吃下去食物,经过消化把需要的营养吸收完然后剩下的以粑粑的方式拉出来,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科学家不直接从食物中提炼出人体所需的营养精华,然后吃了直接吸收了就不用拉屎了,这样不就不用争公共厕所了吗?

同桌妹子聚精会神的玩手机

上学时有次晚自习,同桌妹子聚精会神的玩手机,没注意把旁边的水杯碰翻了,倒了我满裤子的水。当时我一下子站起来,用手掸了掸,就在我准备掏纸巾的时候,只见同桌她哆哆嗦嗦的,拆了一包姨妈巾,然后按住被弄湿的裤裆说:这个吸水性好点...。我当时一下子就把她的手弹开了。但是后来又有点后悔。

表白也可以蹭场的

开学不久,有一天傍晚女生楼下挤了好多人,音箱气球拉拉队,一看就是要举行火爆告白了。几个人正在地上点蜡烛,一哥们跑到前面喊:“XXX,我爱你!”结果楼上一妹子喊:“给老娘滚!”现场目瞪口呆,这哥们很尴尬地走到一个一脸黑线的帅哥前面说:“兄弟,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我就是蹭个场……”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