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量太大,容我想想

每个月都会和一个在一起工作三年的哥们吃饭,每次都是我和他AA制,他老婆孩子都会一起去,他孩子一岁不到。 有同事就说我是不是傻、他们是一家三口,你一个人怎么和他AA制,我笑而不语其实想说的是,我不傻,我只是每个月想看看我的儿子,这有错吗?

这位骚年不按常理出牌呀

今年夏天有一天晚上失眠了,去公园散步,人很少。远远看到一对小情侣在说着情话,不一会有点干柴烈火的意思,于是俩人钻到一处特别隐秘的草丛!我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静静观望着。正当他们相互退去彼此衣服时,我终于按赖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唱起了“小苹果”!……

大表哥帮我洗澡

小时候,我妈叫我大表哥帮我洗澡,搓背呢,搓着搓着,大表哥说,小姨,表弟身上泥垢太多了,毛巾搓不掉啊,肿么办?我妈说,抄家伙,我就不信搓不掉。于是大表哥屁颠屁颠的去抄家伙,没一会,只见大表哥贱兮兮的拿了个钢丝球不怀好意的向我走来……

欠钱四年没影的姐妹

欠钱四年没影的姐妹,上上个礼拜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我,让我把卡号给她,她还钱,那感觉就像突然捡了三千块。这几天都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刚刚收到一条信息说:那天她喝醉了,说过什么话不记得了,别往心里去。

面试官的滴滴打车司机

昨天面试个95后妹纸,她一见到我,就上下左右的一阵猛瞅我,正在我心里暗叹,现在大叔真是吃香时,,,她一声高分贝尖叫,惊喜得就像发现了宇宙起源真相:“你,你,你就是,昨天晚上我搭了你车的滴滴司机!”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