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开药店的

我家开药店的,记得读初中的时候,校运会期间,总是有同学受伤,有一天放学,老师拿五十块给我,让我帮他带几盒三七片,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二天早自习,我拿着整部“金.瓶.梅”,递给老师,然后还说了句:“老师!您的三.级片……”当时老师那眼神,那拳头……

奶奶家这边有个大家族群

奶奶家这边我叔我姑一大家子有个家族群,天天抢红包,发鸡汤,晒 孙子…… 过年了,没有女票的表哥不敢群里说话,姑妈怒了:你没有女朋友让我晒我忍了,你还不知道和亲戚联络感情!去!发红包去! 现在大家形成了默契,只要聊起表哥的终身大事就会有红包……

百年之后我不得好死

马路上,快递小哥骑电动车不小心追尾前面小车,前面车里下来一女人,看了看自己车尾,开口就狠骂:“你特么瞎眼了,老娘刚买的新车就被你撞成这样,不得好死的东西……”快递小哥懵逼不到三秒,笑着回答:“是是,百年之后我不得好死,你好死,你明天就好死。。。

多数斯文是装出来的

坐地铁,期间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接了一个电话,韩语思密达了一会,电话挂了又打电话日语嗨嗨几句。。。结束了第三个电话貌似给他老板回话,老板,刚才日本鬼子打电话说那电路板上加个显示器,棒子那边坚决不要加。。。这两狗日的真能搞。。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