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也忘不了她看我们的表情

本人跟表姐都很喜欢蹲厕所,一蹲最少一个多小时,记得有一次表姐妈妈住院,也就是我姑姑,我们俩去陪护,有一次我们俩去厕所,住院部每个楼成女厕所只有两个坑,于是我俩一人拿一个手机就开始蹲坑,没多久来了一个女的,在门口等了我们俩办个多小时,没办法去了三楼,回来说三楼也有人,又等了十几分钟去了一楼,一楼也有人,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就又在门口等我,于是我悄悄qq告诉姐姐在蹲一个小时,后来那个女的一直敲门问什么时候出来,还急眼了,过了一会就听见内女的嘟囔着,尿裤子了,嘴里还骂着我俩不是人,就这这时我跟姐姐一起开门出来了看见他哪脸都特么绿了,我俩就很开心的笑着出去了,永远也忘不了她看我们的表情。

现在的人真是奇葩

京华时报:李某和好友刘某出游,李某如厕,将手机和钱包托付给刘某,出来后发现刘某不见。李某登录支付宝发现转出1.7万多,马上申请冻结并补办新手机卡。刘某看钱被冻结,不死心,带手机和身份证到营业厅办理重启旧手机号。李某如法炮制,两人你开我停“拉锯”4个回合,李某忍无可忍报警————
看完新闻我感叹现在的人真是奇葩,竟然有上厕所不玩手机的人?

一段有内涵的话

一个广场舞大妈曾告诉我,如果她跳的足够快,她的孤独就追不上她;一位拾荒大叔曾经告诉我,如果他翻垃圾翻得足够仔细,便能找回丢失的自己;一位环卫工阿姨曾经告诉我,她每天都扫这两条街,七年了,都没扫干净心中的瑕疵;一位碰瓷的大爷曾经告诉我,只要他演的够逼真,就能骗过匆匆流逝的时光。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