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一样的队友打起来了

上初一的时候,放学和一个同学单挑约架,放学后我发现约架的那同学居然找了个帮手,我暗自壮胆说道“打架还给我来个上阵父子兵啊,你们两个谁是父亲谁是儿子啊?” 那个帮手不过脑子秒回道“我是父亲!”然后他们两个就打起来了……我就背着书包回家了……

去照顾孩子,我约了打麻将

每周我都会约同事去郊区踢球,昨天正着急出门,媳妇过来了:“老公,最近你有点上火,先喝点菊花茶…”有妻如此夫复何求,我拿来一饮而尽,正疑惑茶味有点怪。媳妇转身出门:“哈哈,里面掺了啤酒,喝酒没法开车了,不能踢球了。去照顾孩子,我约了打麻将……”

我有个情敌相当娘炮

我有个情敌相当娘炮,说话细声细语嗲嗲的,贴面膜,做美甲,织毛衣各种妖娆,身形打扮也是美呆了。女票平时很看不上他,他还常和我女票说人与人觉悟不同。直到有一天晚上,他被三个大汉误以为是个骚娘们儿拖入小树林后,他开始留起了胡须。。。

哥们惧内,但骗老婆有一套

一哥们特惧内,平时不怎么冒头。今天他老婆出差了,他约我们出来打麻将。来到麻将房,我看到他把家里的猫抱来了,我说了他一句:“真矫情!”……正玩着,他老婆打电话查岗,他比了个“嘘”的手势接电话:“喂,老婆……嗯,在家呢,不信我让猫叫一下你听听。”说罢把手机递到猫的嘴边,那猫:“喵~”卧槽!真是太机智啦~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