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鼻血,老师都被吓到了

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住宿,10多个小孩子一个房间还有老师陪着一起。有天晚上lz流鼻血很严重,但是由于深夜就在脸上随便乱摸,摸来摸去,也不见停。不得已,带着满脸和一手血找老师,慢慢的爬到了老师的床边,轻轻的呼唤老师。至今我还记得老师当时那个惊恐地眼神。

厂妹网恋后,约好了私奔

厂里一个妹子,在网上谈了一男的,约好了私奔,可是很快又回来了。她是这样给我们回忆的:那天收拾行李,家里没有大包,就找了一个装猪饲料的蛇皮袋,装了半袋衣服去了,到了火车站,那男的斜背包,手拿笔记本,我扛着蛇皮袋,当场就分手了。想想那画面,我也是醉了。

怎么了,至于这么生气么?

没地方住,只好临时寄住在单身的表姐家里。表姐出差了几天,由于我不会做饭,我自己在家每天就只能吃速冻水饺。昨天下午表姐回来了,晚上的时候忽然跑到我房间,冲我大吼大叫的:我不在家这几天,你用家里的擀面杖干什么了。我一脸无辜:吃饺子没辣椒酱了,就用它捣了一次蒜一次辣椒做辣椒酱,怎么了,至于这么生气么?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