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考老师走到身边

同事考试,紧张坐定,监考老师走到身边,敲敲桌子说…拿出来,,,然后…同事紧张地从屁股下面拿出教材和小抄,结结巴巴说…老师,我这不算作弊吧,还没开始抄呢。惯例这不是高潮,老师又敲一遍说,这不算作弊。但我是让你把准考证拿出来。笑翻一教室。

我只想说缘分是可以信的

你们相信缘分吗?我跟我未婚夫认识就是因为我扣扣搜索人,手贱加了他。一年之内我就主动加了他一个人。我们一个地方的,他在外地上班,我们天天聊天,偶尔的偶尔见面。然后我们都在相亲,一年下来我相了好几个,如今认识三年,兜兜转转我们两个走一块去了,腊月就要结婚了,我只想说缘分是可以信的。

我就知道我被她害惨了

昨天晚上下班回家,路过胡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跟我打招呼:小哥哥过来玩啊。我看了一眼说:神经病啊!就走了……今天陪老婆去逛街,又在那里碰到她,她又打招呼:小哥哥今天还来玩吗?我一着急说:大白天的你也敢接生意啊?一回头看到老婆恶狠狠的眼神,我就知道我被她害惨了……

谁他妈在路中间挂的晾衣绳

刚刚在小区跑步,到一条没有灯的小路时,突然一根钢丝勒住我的脖子。当时想完蛋了,对方以绞索做武器,一般都是无声杀人不死不休。右手撩开钢丝,闪身退到路边,摆出标准的格斗姿势观察四周。除了一家三口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其他啥也没有。确认安全,打开手机电筒——谁他妈在路中间挂的晾衣绳。

穿西服不一定去见女生

傍晚,我从衣柜里拿出两年前给我哥当伴郎的西服,然后换上一双皮鞋,从柜子里拿出一包和天下,刚走到大厅,我妈从厨房走出来,问我去干嘛,我说去见一个人,她说你小子终于开窍了,然后随手给了我2000块,说到,今晚回不回家都可以。刚走出门,我在心里呐喊,赛丽亚,我来了。

救命啊!叔叔要毒死我

以前家里养了条狗,忠心耿耿,可误食耗子药,眼看这狗就不行了,想到它忠心耿耿,于是拿出家里刚买的烤肠给狗吃,送它最后一程,这时,侄子也过来了,就把烤肠分一半给他,小侄子一边吃烤肠,一边喂狗,突然,狗嘴吐白沫而死,小侄子撒腿就跑,边跑边喊:“爸爸,爸爸,救命啊!我叔叔要毒死我……”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