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他妈在路中间挂的晾衣绳

刚刚在小区跑步,到一条没有灯的小路时,突然一根钢丝勒住我的脖子。当时想完蛋了,对方以绞索做武器,一般都是无声杀人不死不休。右手撩开钢丝,闪身退到路边,摆出标准的格斗姿势观察四周。除了一家三口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其他啥也没有。确认安全,打开手机电筒——谁他妈在路中间挂的晾衣绳。

我爸叹气到:又该去买奶了!

我爸给儿子买了两箱牛奶,儿子每天回家都要问外公在哪里,要找他玩,晚上看动画片,外公挡着他也不介意了,自己辛苦侧着头去看。今天,牛奶喝完了……外公!不许动我的玩具!外公!你到一边去!我要看动画片!外公!你走开!我爸叹气到:又该去买奶了!

被一个奇怪的梦惊醒

今早,被一个奇怪的梦惊醒,睁开眼时发现老公皱着眉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我。看来老公挺心疼我的,于是我对老公说:“老公刚才我做一个奇怪的梦。”老公:“什么奇怪的梦?”“我梦到我在拔萝卜,怎么也拔不起来,突然那萝卜就变大了,吓死我了!”老公:“真特么也吓死我了,幸好你没有把萝卜拔起来,否则我的小弟弟就不保了,还不把手撒开!”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