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是够衰的,小祖宗差点没了

LZ在建筑工地做木工活,干活时接到工头一电话:喂~赶快给我送几个创可贴到厕所里来,速度。 我赶快到工棚拿了创可贴就跑到了厕所,一看他JJ在滴血,就问:怎么了? 工头:特么刚才蹬坑,它突然硬了,我就把随身的钢卷尺拿出来量了一下,哪知道尺呼的就缩回去了,一看好长的一道口子在流血了……

跟老婆冷战,最终还是甘拜下风

跟老婆冷战两天了,相互一句话没说,差不多气都消了,但谁先跟对方说话,谁就低头认错输了似的。于是昨晚,我跑到厨房把把瓶瓶罐罐的盖章拧得死紧,晾衣架的摇柄藏起来,路由器恢复出厂设置,躺着等赢!早上我傻眼了,最后一桶泡面她正吃着贼香!满屋子打火机一个都没,我嘴里叼的烟抖得掉地上了!更狠的是我所有裤子全部被洗了!!

楼上一家住户养了一条大狗

楼上一家住户养了一条大狗,每天扰民不说,狗主人还每次领着狗在楼下大小便,终于有人报警说他扰民了,那家伙被警察教育一顿后,气急败坏在楼下骂:是哪个孙子报的警啊!有种你出来啊!靠警.察算什么本事? 结果没人理他~第二天他又在楼下喊:是哪个王八蛋给我狗下药了?有种你出来啊!不出来我报警呀!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