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当老师,幸福来得太突然

表姐大我十多岁,对我可好了,小学三年级那会她临时做了我班的语文老师。那天调位置,她把我周围四面八方都换成了女的,而且都是姿色最好的,放学时候她突然问我喜不喜欢,我羞愧地脸红了,但是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咯咯咯地笑出声了……

老师上课提问喊我名字

高二时,新换的语文老师,班主任给了她一张写有全班的名字的表方便她上课提问,没想到第一天上课就喊到我的名字,正在看课外书,脑一抽不知道怎么想的,站起来说:”他没来”,全班停顿一秒以后哄堂大笑,语文老师扶扶眼睛说:”没来上课有什么好笑的?要感谢这位同学说一声”

小萝莉气呼呼的去上幼儿园了!

小萝莉可怜兮兮的拽拽妈妈的衣角:“下午我可不可以不去上学啊,我估计发烧了”妈妈摸了摸小萝莉的头,说:“好,下午就在家休息,咱们先去打一针。”小萝莉勃然大怒,吧啦吧啦:“你是怎么当妈妈的? 我说不去就不去了,你是怎么当妈妈的?你会不会带孩子啊?”最后小萝莉气呼呼的去上幼儿园了!

这样调戏安检员的不好吧

LZ出门习惯带个水杯装开水喝,装包里怕漏水一般都拧得比较紧。每次坐地铁,过安检时被扫出来,安检MM极其严厉:水杯拿出来检查!我乖乖的打开包拿给她,结果她使尽浑身解数都拧不开,又弱弱地递给我:麻烦你打开一下……我觉得我又找到了一种乐趣!

大人们以为我疯了

小时候有一次过年,大人做扣肉,我趁他们不注意拿了个体温针放锅里想测温度,体温针瞬间在锅里爆了。我知道水银有毒,立刻把这锅扣肉端起来倒进了路边的沟里,我知道即使告诉他们体温针在里面爆了有水银,他们极有可能舍不得又捡回来吃,所以我把肉踩扁再撒上土撒泡尿。大人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我疯了,把我打了一顿。。。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