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上学覇老婆,命不久矣

陪老婆逛街,她买了两瓶酸梅汁,我抱怨说太酸,她没吱声,从一工地上捏了一小撮白灰给我放瓶里,说再让我尝尝。嘿~还真没那么酸了,我问她咋回事?于是她就什么碳酸钙,什么中和反应的,给我讲了一大套。摊上这样的学覇老婆,以后会死到哪道公式下都不知道……

那味道,我还记得

小时候门口放了一袋白白的东西,我问妈妈那是什么,妈妈告诉我说是白糖,还告诉我不要偷吃。我哪能不偷吃,等妈妈走了,我就拿了一大把放进嘴里,特么,是肥料,那味道,,,,

有次在车站等车

有次在车站等车 前面有位大哥 扭头突然给后面哥们几个嘴吧 后面哥们委屈的说到:“ 大哥 我错了 我再也不偷东西了 再也不偷你的珍珠了,求求你别打了” 那大哥不听 还越打越很 也随口说到 还你逼的妈珍珠 , 你夹着我蛋了 。。 你他妈夹着我蛋了。。。。

和闺蜜一起出门

和闺蜜一起出门,闺蜜身着一袭白裙,很是惹眼。我开玩笑道:“呦,好漂亮啊,跟个公主似的。”闺蜜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真的吗,是像白雪公主吗?”我坏笑道:“不,像令月公主!”闺蜜一怔:“令月公主是谁?"“令月公主是大唐第一美女。"看到闺蜜打开了手机百度,我立刻跑开了。。。

今后有钱人的标志

今后有钱人的标志:出门保镖背几个氧气瓶,照面就问:“您吸了吗?吸的哪年的呀?”“我一般吸八二、八五年的,您呢?”“我九三、九八年的,您那味儿咋样?”“还行还行,不过我这是阿尔卑斯山的,您呢?”“我这是塔斯马尼亚的,您吸口我这个试试?”“我家里还有民国18年老货,哪天您过来吸吸。”

绝壁一首好诗啊

《江城子.田校长来点水》
长职学子抗旱强,小破桶,挎两旁。
宿舍楼旁,排队接水忙。亦使夏水及汤汤,想洗浴,去澡堂。
挥汗如雨愁满肠,汗浸衫,水管烫。
取水无泾,唯有述千行,今朝长职停水常,来点水,田校长!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