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人开天窗缴费

前一阵南京世纪大寒潮,开车回老家,开到收费站,车门车窗都被冻住开不开,收费员是一大爷,望着我笑,没办法尝试开天窗,居然开开了,然后从天窗探出头来缴费,收费员已凌乱在风中,跟我说,小伙子,我收了几十年费了,第一次见到有人从天窗缴费,还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小偷一定很失望的

办事处有个保险柜,因为现在不接触现金了所以就是个摆设,办事处会计拿来存放她的零食,防止老鼠咬。昨晚办事处遭了贼,保险柜被偷走,我在想象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撬开保险柜,发现里面都是瓜子、锅巴、牛肉干和肉松饼的表情。

学校的课桌甲醛超标

现在的老师,现在的校长,算啥玩意?学校的课桌甲醛超标,他们第一措施不是带学生去医院,而是先集中学生,寻找打电话跟媒体曝光学校的学生。还威胁的说不许我们跟记者乱说话。可惜老师跟校长智商不够,不知道检查学生的聊天记录,否则就能把本宝宝揪出来了。

护士很容易被调戏

感冒发烧去附近的诊所输液,就一个年轻的护士在值班,还有一个满脸横肉的大哥准备输液,大哥说晕针,像个孩子似的各种撒娇卖萌,最后昏了过去,小护士让我给大哥做人工呼吸,没办法我嘴刚伸过去,大哥突然一瞪眼,恶狠狠的对我说——你特么敢!!!。。。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