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班同学的外号

小学时,我们听了《肖飞买药》评书,就给姓何的同学起了外号,你想对了就叫他是何大拿。学了《暴风骤雨》,我妈名字里有六,那些家伙不管你的感受非要送你个外号韩老六,我最反感了,总觉得他们骂人。后来,习惯了,叫来叫去。谁让咱生活他们的环境中,没有办法。其它同学外号还有卖菜,臭肉,老鼠精等,有个不合群的叫了个套中人。
英语老师头痛是一个外号city,她不知道每当念到这个单词同学们读的最卖力,声音都成波浪形,一层一层的。

那会有多么的傻啊!

lz15.6岁在体校读书那会女的不让留头发,教练带我们统一出去理发都是小平头,
有一次lz上厕所,进来一个女的出去了,
又进来一个女的说我上错厕所了。我说没有,不信你过来看。那会有多么的傻啊!

深夜发大红包微信群里装逼

几个处的特别好的初中同学在微信组建了一个小群,经常发红包。有个烧包,经常趁深夜我们睡觉,发个大红包,再自己抢回来还装模作样地说这么大的红包你们咋不抢啊~~此为背景。昨晚我三点多醒来,看会手机,突然看到群里来个红包,立刻点上,华丽丽的50块钱收入囊中~他哭着问我要到现在,我给还是不给~

如此回复也是醉了

记得8岁那年,从家里偷了包烟和好久没见的表弟一起偷偷的跑出去,我发了一支给表弟,他学着大人的样子深沉的吸了一口问到,今年你家收成怎么样??
神回复:今年那个雨,下得足,大丰收咧!俺爹跟俺说,等把麦子都收了,俺家过年就能吃上辣条咧!

因为一点小事和室友吵起来了

因为一点小事和室友吵起来了。最后室友吵不过我就说:你别彻底惹急我了,我急起来会疯,疯起来我自己都害怕。我呵呵一笑说:你疯一个让我看看?室友抓起牙膏,往嘴巴里挤了好多牙膏,吧唧吧唧嚼了几下,让后直接喷我一脸。满满的牙膏味,夹杂着口水,一滴,一滴顺着脸流下来……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