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我哪儿得罪它了,不过看上去它好像很不高兴

虽然不知道我哪儿得罪它了,不过看上去它好像很不高兴

喝醉酒证明我是小区业主

不哥哥各个...昨夜酒后回家把楼道密码忘了,喊来保安,他严肃地问,你怎么证明是业主?我说,给老子开!保安说,给老子证明。我喊,梅茜!一只狗头从阳台探出头。我说,叫。于是梅茜叫,引发隔壁边牧叫,引发对面黑背叫,转眼小区吵成一片,灯一盏盏亮。保安说,这个证明太喧哗有力了。遂开门。

学院通知要组织献血

昨晚学院通知要组织献血,早上起来,一顿猛喝水。到了血站,班里十六个女生,采血化验,尼码就我一个人合格。回来的路上,我问同桌女生:为啥你们都不合格啊?。她瞥着嘴说:“你早上喝的是什么?”。我答:水啊。“我们早上喝的是白酒。。。。”

老公爱吃葱花饼

老公爱吃葱花饼,平时我嫌麻烦,很少做,今早随性做了两张,老公激动地握住我的手就像领导人接见外宾:辛苦了宝贝儿辛苦了。我开玩笑说:那啥,你晚上辛苦,我早上辛苦,都是应该的。。。老公两眼放光道:那以后只要我晚上辛苦了,转天早上就能吃到葱花饼对吗?我去,居然套路我。。。

屌丝要注意形象呀

咬手指时,恰巧遇见身旁的一位姑娘也在咬。我们相视默契一笑,她有些局促的说:“刚刚觉得指甲太长,不自觉就咬了。”我也尴尬着笑了笑,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与之谈笑风生:“对啊对啊,真有缘,我刚也是挖完鼻孔后觉得指甲太长了。。。”然后她就走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