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过分,送出去东西哪有要回来

大学时有一次在食堂吃饭,有个男生向我走过来,说他请我吃薯片,我觉得奇怪便推辞,他解释说是大冒险请不认识的女生吃薯片,边指了指他的伙伴们说不然不让回去...我就“勉为其难”接过了薯片。结果没过一分钟他又回来了 冲我甜甜的微笑~ 说...能不能把薯片再拿回去,接着玩还要用。。。

我肚子怎么胖那么多

分享一下我今天自己闹的笑话……中午换睡衣准备午休,突然发现我肚子怎么胖那么多好恐怖,后一秒立马觉得不对,我忘记我是孕妇了,哈哈,自己笑自己好久……

我的书就快了

在一次集会上,一位男性社会评论家谈到自己对女权运动的看法,指出女权运动走向了极端,需要加以限制。许多男士赞成他的观点,请他出一本书。他说我正在写,一位男士问:“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你的书呢?”他说:“我太太同意了,我的书就快了。”

上英语课最怕老师提问

以前读高中上英语课,班主任就是英语老师,上课一准备抽人回答问题的时候,唰的一下全班同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低下了头,做出表情很严肃的思考状。内心独白:这尼玛千万不要抽到我啊…当老师一叫到其它同学名字的时候。我靠,那酸爽,吓死爹了。阳光灿烂的笑容又浮现在了孩子们的脸上。

高中查寝的搞笑事

读高中的时候住校每天晚上都要查寝,有一天,我和一舍友耐不住寂寞跑去校外上网,正玩得高兴,班主任拧着我们的耳朵把我们提起来了,高潮不在这儿,网吧外进来两个警察把班主任带走了,原因是噢摩托车没上牌,本身还没带驾驶证,我一辈子都会记得班主任被带走的时候对我们大喊:“你们快走,不要管我,学校在查寝!”现在想想,当个班主任也真是不容易。

我的表妹是不是很傻呀

表妹看上一个男的,俩人睡了。结果这男的跟别人结婚了,可俩人现在还维持着情人关系。因为那男的跟她说,我不娶你是为了保护我们的爱情,如果我们结婚,爱情会在油盐酱醋这些琐碎小事里消失殆尽。表妹真信了,觉得那男的超爱自己……

哎,估计她想哭吧

初中班主任是我二姨家邻居,上初中前就认识了,介绍完毕…毕业十年了没见过,前段去二姨家偶遇,礼貌问好:陈老师,你好。看二姨和表哥他们快憋出内伤的表情,我还摸不着头绪。难道她不教学了?不教学我也可以问老师好啊。约十几分钟后“陈”老师走了。满屋爆笑……她叫张晨雨,我只记住个晨雨,把他姓改了,枉我当了两年班长,她对我照顾有佳,哎,估计她想哭吧

还能让人愉快的开车吗

刚拿到驾照,开车上路特别紧张,老婆坐在副驾驶座比我还紧张:“慢点慢点,踩刹车!这辆车好贵的,咱撞不起!”“你慢点靠边,让他先过,这辆车更贵!”“小心那些电动车,他们突然变道你就死翘翘了!”“离那个老太太远点!她比豪车都贵!!!”唉,心理压力更大了好吗,以后还怎么开车?!

颠覆我的三观还有当年的清纯啊。

原来在呼市上学,回家坐火车过太原,我邻座有个太原女,按摩店工作,大概二十七八,旁边有个十七八的毛头小伙,是厨子,我们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我累了眯了大约半小时,睁开眼就看见女的已经在男的怀里卿卿我我了,颠覆我的三观还有当年的清纯啊。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