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做大保健

我去做大保健(正规的!正规的!正规的!),然后隔壁一个女的各种叫,各种喊疼各种呻吟,然后我特么无耻的石更了,女技师笑得跟烂柿子似的,我特么老脸都红了,问她隔壁干啥呢,她说隔壁刮痧呢,要不给你也刮一把?我,不用了不用了,我叫的没她好听,忍忍吧,真尴尬……

村里出了一个大学生

三舅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整个小村都轰动了,来说媒的媒婆挤满了姥姥家的小院~三舅心高气傲,不想找乡下女人过一辈子,就搬了一小凳子,每天坐门口学织毛衣,在那个年代,在村里男人织毛衣还是一奇闻,都说三舅上学上傻了,渐渐媒婆也不来了。。三舅大学毕业,在外闯了一年,沒脸回村,在镇上租了一间门面,开了一家毛衣编织店

保龄球打的不错啊

刚才在公交车上,我坐在后面,行李箱放在中间,在一个站点停车的时候,司机停的急了点,箱子直冲出去,把一个站在前面过道里的大叔撞了趔趄,他往前一扑,又撞倒了前面的大妈……我瞬间吓懵了,心想这下完蛋了,没几千块下不了车了吧。谁知大叔站起来,拍拍裤子:“姑娘,保龄球打的不错啊,啥时候来切磋切磋?”一车人都笑起来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