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哥俩不是那种关系

今天陪一哥们去医院割痔疮,哥们不愿意住院,就回来了。公交车上没位置了站了一群人,我看一个大妈刚下车,我赶紧把他按到座位上,那个疼啊,啊的一生,捂着菊花窜起来了,我惊讶说怎么了?这货委屈的来一句:怎么了你还不知道啊!。。你们能想象一车人自觉的远离了我们吗?

我的报复行为却救了老师

埋心里多年的事了,不敢与人说起。初一语文老师,缴获了我两次方块游戏机,可特么都给他儿子玩了....一个风高黑夜,我捡起个大石头对准他家玻璃,咻得一条抛物线,“嘭碴”一声,lz灰溜烟就跑了....后来却流传着:xx老师,每年都去庙里感恩谢神!寻找恩公~!因为一个黑夜他呆屋里,烤着炭火看电视,密闭空间中毒了,迷糊着求救的力气都没,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不知道哪里飞来个大石碎了窗户。

这是朋友妻不客气啊

小时候和铁哥们一起睡,他喜欢用手摸着我的耳朵才能睡着;昨晚陪老婆睡觉,突然想起他,我就摸着媳妇的耳朵,她居然说:“你睡觉怎么和某某一样啊!”我居然笑着说:“那么多年他还是没变!”安然睡去,早上起来我一直在找结婚证……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