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时特别能吃

读书时特别能吃。有一次家里杀猪了,老爸来看我,用一个大洋瓷罐子给我装了满满一罐子炒熟了的肥肉。天挺冷,到学校肉和油混在一起已经凝固了,我坐在寝室的床上一边和爸爸唠嗑一边用一个铁勺子挖来吃。老爸走的时候叮嘱我,放假记得把这个洋瓷罐子带回来啊。我看了看罐子,递给老爸:吃完了已经,你自己带回去吧……

是否当初该说出口

爸爸妈妈从小就教育我说:“你是一个自尊自爱的男孩,如果有女生递纸条给你。那说明她是喜欢你,但是你一定不能答应你要以学业为重,好男儿何患无妻。所以你就回她说:“我希望我们可以做好朋友。”我觉得妈妈爸爸的话是对的。所以我对爸爸妈妈的话是很听从的。可是,可是,我就纳闷了,爸爸妈妈说的话,为什么就没有在我生活中应验过啊?哥哥可是从幼儿园上到大四了,再有几天,我可就毕业了的人了。就特么没一个女生递纸条给我!我可就怀疑爸爸妈妈的话是否当初该说出口。。。。

怀念我们纯洁的青春

前两天,同学聚会,当然免不了回忆学生时光,由于要到端午节,自然也提到期间的种种趣闻,角落里一个女生悠悠的说:真怀念那纯洁的过去,遥想当年,天还没有亮,黑灯瞎火少男少女仅仅为了上山整蒿子!

一物降一物,老婆是老大

姐夫洗脚让大宝把拖鞋拿过来,大宝转过头对二宝说,弟弟,你去把爸爸的拖鞋拿来!二宝一脸不情愿的说,爸爸叫的你又不是我,我不去!大宝跑过去就揍二宝,姐夫看到了鞋都不穿了去揍大宝,我姐听到两个孩子都在哭,跑出来一看,二话不说就揍了姐夫,现在好了,两孩子都笑了!

我很想咒那老师

那天风和日丽,上课我淡淡地憋着一泡翔,计算着还有多久下课。那五分钟的煎熬。痛彻心扉,好不容易下课了,老师拖堂,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师拖到了下节课上课。只有我默默地憋着我的翔。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