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这裙子能不能不脱...

我是一名驾校教练,每期带的学员班里都会出现那么几个奇葩,有时让你哭笑不得。刚才带她们练车,轮到一小美女,我打量了一下她:“你怎么能穿着短裙丝袜高根鞋来练车?这样很危险的,赶紧脱掉。”我意思是让她把高根鞋脱了,没想到我一扭头的空,她丝袜已经脱了一半,边脱边扭捏地冲我说:“教练,这裙子能不能不脱...”

真的是盗亦有道啊

有次乘公交,钱包被扒手偷了,骂了几句,也只好自认倒霉…下车后,我突然发现钱包又回到我兜里了,蒙逼了,赶紧打开一看,钱分文不少,还多了张纸条…上面写到:偷你钱包的是另个扒手,他居然在我地盘上下手,于是与他比试下道行深浅,果然他没发现我偷了他东西,哈哈,我这样做,只想你知道,我比他更厉害些…尼玛,真的是盗亦有道啊…

路上捡了五十块钱

路上捡了五十块钱,准备给老婆发个信息,让她也高兴一下,刚问了个在不在,手一滑…手机掉了,蹭蹭蹭的往前窜,直接栽进一个水洼里……“开机吹一下应该就行了,40块,这膜也翘起来了,换一张八块。”手机店老板说。修好了手机,开机就看到一条语音,是老婆发的,“在啊,什么事?”“捡了两块钱!”我有气无力的回道…

未来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上大学时,我和雯雯爱的死去活来,连未来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毕业以后,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还是各奔东西。多年后,我携着妻儿参加一次聚会,竟遇见了雯雯和她漂亮的女儿。雯雯高兴说:“子寒,快叫叔叔。”老婆听后高兴地说:“这小姑娘的名字和我们儿子一样。”

村头还有个李寡妇不错

哥们打电话给我,说心情极度郁闷,让我陪他喝酒,我问他咋回事,他说回家了,别人看他还单身,要给他介绍媳妇,说村头还有个李寡妇不错,就是脸上有些麻子,问他觉得看怎么样?当时觉得也就是说说而已,谁知道现在那寡妇三天两头往家里跑,还对外宣称是他对象,别人都说他与寡妇有染,以后真不好找对象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