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闲的蛋疼

中午吃完饭回到办公室,看到没人。我闲的淡疼,把喝完的饮料软包装盒放地上一踩,“砰”的一声过后,传来了“咚”的一声闷响。只见一女同事从办公桌下钻了出来,一手拿着支签字笔,一手捂着后脑勺,对我怒目而视…………我去,有话好好说啊,又不是故意的,我咋知道你正在桌下捡签字笔的。

小时候对妈妈的反抗

小时候跟我妈吵架一次被踹到了厨房。我恶狠狠的说:你再过来,我就还手了啊,别以为我打不过你。我妈冷笑到:有本事你就把酱油瓶子举起来砸我呀!我二话不说,举起瓶子,准备威胁她。结果酱油灌了我一脖子。我妈:哈哈哈哈,和我斗,那酱油瓶的盖子是松的,哈哈哈!那天,我哭得比任何一次战败都惨。

当医生不是为了治病救人吗?

一位朋友去青岛医科大找他同学玩,宿舍有俩非洲留学生。聊着聊着问起了为什么选择学医。大家回答无非是学医好就业,或者医生收入高之类的话。他们聊天的时候那俩非洲人一直沉默,等他们扯完后,其中一个非洲人满脸疑惑,用生硬的汉语说:你们当医生难道不是为了治病救人吗?这次,轮到中国人沉默了……

这再来一瓶”来的真不是时候

看别人买瓶红茶都送个女朋友,不由得想起高中时代。高三那年夏天,有一次女神口渴,要她闺密给她带瓶水,我赶快把我刚买的红茶递过去。女神很意外,但还是接了过去。我心里正得意的笑呢,女神递回来一个瓶盖――还你一瓶水,不欠了哈。次奥,“这再来一瓶”来的真不是时候。。。

女儿是用来疼爱的

一个男的领闺女买东西,孩子买完了学习用品还要玩具——一个八十多的毛绒娃娃。那男人说:闺女,咱别买了,你妈就给我二十块钱,,,小女孩又是撒娇,又是哭闹。无奈之下,该男子把帽子摘了,变戏法似的从夹层里抽出一百块钱。。。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