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是个吃货!药也不放过!

春天的时候生病的小孩子特别多,我记得那时候我们班小孩带的药有一个叫:头孢克肟颗粒,闻着特别香,每次都可馋。有一次我给一个女孩喂药,她跟我说:“老师我妈妈给我带的这个药可好喝了,草莓味的呢。”当时心里的渴望再也压抑不住了,一口就喝到了自己肚子里,那个女孩看着我都懵了……

我不是嫖娼,我们是一夜情

出差中,平常跟酒店的员工混的挺熟的,热心的员工看我人好,就介绍了一位漂亮的女孩让我认识,我们不到一个小时就上床,在床上她很努力的配合我,但我突然想起来我是个有女朋友的人!就向那女孩提出了,我们是一见钟情,没有实质性的感情基础。所以我们分手吧,然后就象征性的给了几百分手费 ,过分吗?这位民警同志,你告诉我,这样过分吗?

孩子上学,该送不该送?

女儿上小学三年级了,由于学校离家不算远,于是便计划从此让她独自步行上学。谁知刚把想法跟女儿说,她立刻反驳到:“你们家长不送小孩上学校是违法行为。”我奇怪地问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她振振有词地指着大街上的一条标语让我看。原来那条标语是这么写的“不送孩子读完初中是违法行为!”我瞬间石化,童鞋呀,你是这么理解这个标语的意思呀?

奇葩同事泡妞记

今天同事无聊微信搜附近,一妹纸签名:将相士马車卒。同事果断打招呼:我懂的。妹纸回复:好吧,房间你定,时间我说,,,,
这是神马意思,我醉了。

说点小时候的事

1996年夏天,我小学三年级。可能因为家里穷,那时还从没穿过内裤。这天轮我值日,课间休息正在擦黑板,不记得哪位同学从我背后把我卡哇伊的大裤衩一下子拔到了脚后跟。我下意识弯腰提裤衩,却忘了手里还拿着黑板擦,手一滑裤衩没提上来,却抹出了一条大白腿。听着周围80分贝的嘲笑声,跳楼的心都有。

一哥们儿结婚喝得半醉

一哥们儿结婚喝得半醉,新娘的大姨拉着新狼的手:我们家丽丽跟了你5、6年了,娃都打掉俩了,你钱是给了不少,可我们家丽丽不稀罕,她只要个……个个个……名分,现在你把婚离了能娶她了,我们都很高兴,希望你们白头…… 新狼当时酒全醒了:我们认识才半年啊……啊……

他肯定是去搬板凳去了

话说西门庆,武松和武大郎三人上街游玩。西门庆:快看,那边有个美女在洗澡武松:是啊,身材好好哦。这时候武大郎一声不吭走了,西门庆问道,看不出你哥那么大一个人还害羞。武松笑笑,“哪里是害羞啊,他肯定是去搬板凳去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