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高价回收记忆的服务

最近流行一种高价回收记忆的服务,刚离婚的我俩立马报了名,卖掉了脑子里有关对方的所有记忆,但愿从此形同陌路。

很快,我就结识了一位姑娘,并且迅速坠入爱河,去民政局办理结婚证的时候,工作人员白了我一眼:“你们两口子真逗,前几天不是刚离婚嘛!”

大学室友群发了一个红包

刚才在大学室友群发了一个红包,结果3个人都在,我不禁嘲笑他们:果然,你们三个屌丝男今天没约会。结果收到三条一样的回复:我是他女朋友,他在洗澡,你是谁啊?我迟疑了下回道:我是你男朋友的室友的女朋友,我男朋友在洗澡,让我代发一个红包。。。

女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前天,我和老婆散步回来,我倒了杯水给老婆。老婆一喝:“烫死我,你不试一试再给我?” 昨天,我和老婆散步回来,我倒了杯水,试了一囗,不烫,正准备拿给老婆。 老婆:“回来只顾着自己喝啊!也不知道倒杯给我!”

去爬长城刻字的下场

去爬长城,一对小情侣趴在地上刻字,旁边祖孙俩经过,孩子大概三四岁,问奶奶为什么要刻字啊,奶奶瞅了一眼,长叹一声,唉,这都是那些罪孽深重的人,刻在这经过万人践踏,这是在赎罪啊!孙子略有所懂,同情的看了情侣一眼,情侣顿时石化,楞这在那,继续刻也不是,不刻也不是。。。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