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涂了口红去上班

早晨起来迷迷糊糊的梳头,老妈问:“你有润唇膏吗?你爸嘴唇开裂,我给他抹抹!”,我顺手递过只无色唇膏,一会反应过来,不对啊,那只唇膏好像是个变色口红…… 赶紧追出去,老爸已经提着公文包西装革履走到电梯口,唇上那一抹桃红惊艳了所有人……

又骗我跑去打麻将了!

晚上按摩,女技师那叫一个漂亮呀,可惜人家说是不做的,软磨硬泡的她终于答应可以摸摸。正准备下手,突然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才说了几句,女技师等的不耐烦了:“你还摸不摸?我都等多久拉!”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了老婆震耳欲聋的吼声:“死鬼!不是说客户谈事吗?又骗我跑去打麻将了!”

说话特别恶毒刻薄的家伙

大学时候的辅导员是个说话特别恶毒刻薄的家伙。只要一开口就是难听的话。有次夏天的时候,他来查寝,我们寝室空调开的很低,所有人都把被子蒙头盖着躺床上,不说话不理他,就想看看他一个人能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辅导员默默站了片刻。突然打了个冷战说:“我是不是进错门走到太平间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