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惹我,我的脚是最臭的

现在我坐火车上。卧铺,对面男的脱了鞋。躺在床上在打电话,感觉情绪很差,我闻那脚味儿大。就说:兄弟,能不能能用被子盖一下。那兄弟说:受不了出去,MB的。我没理他,只是默默的脱下鞋子。几秒后,对面男的有恶心感,出去了。到现在为止还没回来。他是怎么了?

厂里巡查班中睡觉的

厂里巡查班中睡觉的,一般都是悄悄走进睡觉的员工跟前,用手机拍下来,以防员工不承认,一哥们连续夜班,有些熬不住了,不知不觉坐椅子上睡着了,朦朦胧胧间感觉有人拿手机对着他,他立马反应过来,伴随着手机拍照的咔嚓声,猛地伸出剪刀手:“耶~~~”,检查人员的脸都气绿了……

我他妈是不是被套路了?

网上约了个妹纸,聊了几天相谈甚欢。突然约我去她家,我说那你爸妈突然回来咋办,她说没事,一般不会突然回来,万一要回来了你就说你是我雇来擦玻璃的,快过年了,我爸妈也不会怀疑。结果,在她家没呆几分钟,她爸妈就回来了,为了装的逼真我擦了一下午玻璃。回家的路上我想,我他妈是不是被套路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