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季节南北温差太大了

一哥们马大哈,那年他哥结婚,到了日子,他买了广州到湖北老家的卧铺汽车车票,啥也没准备就上车走了。啥也没准备,衣服也没说多带一件,就穿着长袖T恤七分裤,脚踩一双沙滩鞋。第二天早晨到了镇上,车门拉开,沙滩鞋一脚踩下去,踩在雪地里……

下暴雨的复杂心情

今天下暴雨,暴雨啊..我好担心。中国银行、农业银行…都离我这么近,里面钱会不会漂出来 ,万一漂来三五百亿就麻烦了,该怎么花啊 ?愁人!万一再漂来豪车四五辆该怎么办?我该开哪一辆呢? 愁人!再万一漂来俩帅哥怎么办啊!中国法律规定还不准有两个老公呢,怎么办怎么办啊,都愁的心蹦蹦乱跳。 我也不敢出去,万一别人都被漂走了,就我漂不走,该有多尴尬

猥琐男被女汉子狠揍一顿

公交车上,一猥琐男,不断磨蹭前面的小女孩,小女孩一脸惊恐,望向我求助,还没等我出手,一个估计能有180斤的壮妹子,拉开小女孩,站了过去,猥琐男往旁边退,壮妹回身就一记响亮大耳刮“到我这你怎么不蹭了!!给老娘蹭!!!”噼啪,一顿大耳刮,猥琐男被打的鼻口穿血,眼镜都打掉了!!!!看的我都热血沸腾!!!

闺蜜的妈妈非常迷信

闺蜜的妈妈非常迷信,自从闺蜜放假回家陪妈妈去了几次麻将馆后,她妈每次都能赢钱,所以她妈这一个寒假只要去打麻将,都要拉着她去,直到昨天闺蜜开学,她妈妈送她走得时候,眼泪汪汪的对闺蜜说:宝贝,这是我第一次不舍的你走~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