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仇一定要多找点人

记得上大学时,我住在4楼。 楼上有人泼脏水……次奥!弄了老子一电脑桌 当时就气势汹汹的想上去找他算账。 刚走到门口,哥灵机一动,打了一满满桶水。 顺着墙全都倒下去,然后听到下面嗷嗷的。1楼、2楼、3楼的都上来了…… 再然后,哥就组织他们一起去把5楼那家伙揍了一顿……

我们曾经的故国

一位老人,平民百姓,在医院住了12天,今天出院了。12天里,她总共花费24330元新台币,合人民币5000元。而自费总共才35元新台币,合人民币7块钱。这才是医疗保险,这才是社会福利,这就是走上“邪路”的台湾,这就是我们曾经的故国-----中华民国。

老婆曾经是彪悍的同桌

上初中的时候女同桌特凶悍,让我当她的小跟班。我不服,她说她家是黑社会,在镇上转收保护费。我不信,她带着我去镇上不同的地方转悠,拿了东西不给钱人家还给她钱,当时我就吓坏了。每天放学给她背书包到村头;帮她做作业。结婚后走亲戚才知道,原来那几家店都是她家亲戚开的....

微信跟一个少妇打的火热

我一哥们,最近微信跟一个少妇打的火热,少妇老公是开出租车的,昨天给哥们发微信家里没人,然后哥们打个车就去了,,,到地方后,,,对,你没猜错,打的就是她老公的车,出租车师傅没走,也没下车,你能想到少妇给我哥们开门的那一瞬间吗,,,诶,,不说了,去医院看看去。

怎么有种重操旧业的感觉啊

今年是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因为辈份低,我也只得跟着老公喊人家大爷、二大爷、三大爷……。春节族里来串门的多,我又不是很熟,以免出错,婆婆让我统称大爷。然后我就只好迎前送后:“大爷您来了、大爷您走好,再来玩啊!”几天下来,老公看着已叫顺了嘴的我,狐疑地嘀咕了句:怎么有种重操旧业的感觉啊……

那玩意儿在吃我的爆米花

一男的赶集买了一只鸭子,路过电影院买了电影票准备看场电影,可看门的说不能带鸭子进电影院,他穿了一条肥裤子,就把鸭子藏到裤裆内进了电影院。电影开始后,鸭子在裤裆内闷的直动,他就把拉链打开,让鸭头露在外面,鸭子就不动了。旁边坐着一对情侣,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影,女孩突然对男孩悄悄说:我旁边坐个变态,他把那玩意儿掏出来了。男孩说:别瞅他,就装没看见。过了一会儿,女孩对男孩说:我不能装看不见,他那玩意儿在吃我的爆米花。

颜容憔悴的病人对医生说

颜容憔悴的病人对医生说:“我家窗外的野狗整夜吠个不休,我简直要疯了!”医生给他开了安眠药。一星期后,病人又来了,看上去样子比上次更疲惫。 医生问:“安眠药无效吗?”病人无精打采道:“我每晚去追那些狗,可是即使好不容易捉到一只,它也不肯吃安眠药。”

当时我们语音都快喊爆炸了

跟朋友聊天回想起WOW时候的趣事,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打JJC,3v3的时候对面ID可折磨死我们了,战士叫打那个小德,小德叫打那个萨满,萨满叫打那个战士;5v5的时候对面更混乱,遇到5个法师,ID分别叫:这个法师,那个法师,哪个法师,就那个法师,到底哪个法师。当时我们语音都快喊爆炸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