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鼠狼给鸡拜年

刚跟老婆谈恋爱那会,三天两头往她家跑,丈母娘人很好,养一大群土鸡,每次去都杀一只。几次过后,那群鸡看见我,肯定想那家伙又来了,都惊慌失措的往后山跑,躲起来了。泥马!还跑!看来老子不住下来还不行了呢!

真不懂女孩子的心思

高中的时候,情窦初开,与隔壁班一个姑娘互有好感,一直没揭穿那层纸。高考前夕,她约我在小树林会面,默默相对了一会,她幽幽的指着小路上满地落花说:搞卫生的人太懒了!转身就向校外慢慢的走去!我呆呆的楞在原地。之后她就对我爱理不理了!真不懂女孩子的心思!

惊讶的问,谁是病人?

老公住院,他两个姐姐和我在照顾。病房两张床,他二姐把老公叫起来,你去走走,老躺在床上也不好。老公起来在病房慢慢度步,二姐马上就躺在床上,另一边,我和他大姐也躺在另一张床上,我们愉快地聊天。老公蹲在墙角没人搭理。有人进来,惊讶的问,谁是病人?

还是小女孩厉害

小女孩总是向小男孩炫耀自己的新玩具.小男孩没办法,只好脱掉裤子说:这个你永远没有!女孩也脱掉裤子说:我妈说只要有这个,你那玩意儿要多少有多少!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