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他妈在路中间挂的晾衣绳

刚刚在小区跑步,到一条没有灯的小路时,突然一根钢丝勒住我的脖子。当时想完蛋了,对方以绞索做武器,一般都是无声杀人不死不休。右手撩开钢丝,闪身退到路边,摆出标准的格斗姿势观察四周。除了一家三口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其他啥也没有。确认安全,打开手机电筒——谁他妈在路中间挂的晾衣绳。

不喝醉酒就得买单

大三那年在上海一家平面设计室实习,老板特抠门。 到单位一个星期后,正巧赶上一个项目完成,老板说请大伙儿吃饭喝酒。 没喝几杯,大伙儿全都喝醉了,趴在桌上。仅剩我和老板双目对视,我觉得有些尴尬。突然,我身边一同事戳了戳我的腰,轻声提醒我:”快醉吧,不然该你结账了~~~“

老板的饭桶大客户来了

小区门口有个吃早餐的摊子挺火的。只要是工作日楼主就去吃早餐。今天睡过头了,过去一看没座了。我正在纠结要不要走的时候,老板看着我对旁边的人亲切的喊了句:“你们都挤挤,我的大客户来了。”卧槽,我的老脸啊……

第一次带男票回家的时候

第一次带男票回家的时候,我在厨房煮饭,我妈拉着男票在客厅闲聊,并不时大笑。我竖起耳朵听见我妈说:我丫头小的时候想吃鸡肉了,就偷偷把鸡脖子拧断扔在竹林里,过一会儿假装很惊讶的样子提着si鸡跑回来装无辜,其实我一眼就看穿了,哈哈哈哈哈哈!后来时不时的男票就拿这事儿挤兑我!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