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村里过年分猪肉

小时候村里过年分猪肉,不分肥瘦,只按重量搞成一堆一堆的,写上数字,然后摸签,摸到那堆算那堆。抡到我家了,我自告奋勇要替父亲去摸签,好吧!摸到了一个大猪头和三条猪尾巴!!!乡亲们哄堂大笑,父亲陪笑说:好事好事!过年嘛!有头有尾的!

今天和一出租车大哥聊天

今天和一出租车大哥聊天,聊到毒品。。这分割线味道不错。。说有以前个人听说毒品非常赚钱就去缅甸走私了一斤回来准备卖。但是由于没有路子,很长时间都一点没卖掉。后来,实在没办法就在一宾馆门口以摆摊的形式叫卖。。。依稀记得被判了无期。。

我只是在欣赏飞机跑道罢了

在公共汽车上,一位摩登女郎,穿着一件低胸衣服,并戴着一条镶有飞机的项链。 一位年轻的男士一上车后,便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颈链上那架飞机。 于是女郎禁不住好奇地问:“先生你喜欢这项链吗?” 那男士回答说:“喔!不是,我只是在欣赏飞机跑道罢了。”

女同事在办公室犯贱

女同事在办公室犯贱:“我太漂亮了,每天都被一群男人死缠着,我又很难拒绝别人,该怎么办呢?”我默默的把水杯的水泼在她的脸上。女同事恍然大悟的说:“我懂了,您是要我头脑清醒,心静如水!是吗?”我告诉她:“美不美一瓢水,卸了妆全是鬼!”

决定了生死的一秒钟

去看电影,候场时听见个妹子喋喋抱怨着刘海剪丑了,剪丑了,好气啊...男友终于忍不住火道:“有完没完了!?”顿了一秒他又继续说:“稍微降低一点点颜值给其他人一条活路都不行吗?”这可真是几乎决定了生死的一秒钟。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