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这大概就叫专业操守

小时候和邻居家的玩伴情同手足,夏天的一天,我陪他去穿着大裤衩的赤脚医生那儿打针。见玩伴被医生扎得嗷嗷直叫唤,站在医生身后的我上去就把医生的大裤衩扒到膝盖处……说实在的,我挺佩服这医生的,男女老少众目睽睽之下,他硬是打完针才提起裤衩来寻我……

这父子全家都是气管炎

我爹跟我说,他老伙计明天要过来看他,他已经在酒店定了座,对方特能喝,想让我过去陪客!我无奈的摇摇头,爹,其实我也想帮你,这不,到月底了,琴子管的太严……我爹恼羞成怒,当机打断我的话,那我不管,喊上你哥,不管你俩去不去,明天的费用,咱仨平摊!!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