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二货,坑得一手好儿子

儿子有个存钱罐,喜欢收集硬币,不管是一块的还是一毛的。今天闲来无事就跟儿子说:“豆豆,咱们来数数你有多少钱了吧”把硬币倒出来之后我就傻眼了,全都是一毛的,我问他怎么回事,儿子一脸兴奋地说:“我的大的全部跟爸爸换了,一个大的换两个小的耶”……换两个小的耶……唔…这二货,坑得一手好儿子…

小时候学校要求捐款

刚看到一个说8.12强制捐款的,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学校要求捐款,刚开始自愿,捐完发现全校才200多,嫌少,要求没人至少5毛,我依稀还记得当时1分钱还能买个冰棍,这算不算强制捐款,还有学校为了建图书室,要求每个学生捐2本书,害得我去书店买了2本,建完图书室,不让学生去看,当摆设,我x他大爷的,你们那有这样奇葩学校吗!

小叔子失恋了让我去劝劝

小叔子失恋了,不吃不喝把自己关房里两天有余…… 一家人商量之下,说我口才好点,决定让我去劝劝他,打开门安慰的话还没出口,小叔子先说话了: 嫂子,别劝我,我没不开心,你让我装两天,免得老妈一天到晚说我没心没肺……

想当年我也做过暑期工

刚去加油,遇到一个推销矿泉水的姑娘,5块钱一瓶,让我买一箱。我说不买,姑娘楚楚可怜的说:“你开那么好的车,买一箱吧,我都站这半天了。”姑娘的话犹如万把利剑穿痛我心,不禁让人勾起无数回忆,想当年我也做过暑期工,心痛。 于是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折叠椅:“10块钱一个,买一个坐着卖吧。”

别吱声儿,他们赌得很大的

公园里俩大爷在下棋,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看到有个大爷走错了一步,正准备出言提醒,一边观战的另一个大爷说:“小伙子,别吱声儿,他们赌得很大的。”我好奇的问了一句:“赌多大?”观战的大爷指了指不远处一个风韵犹存的跳舞大妈:“他们赌注是这,你说,你吱一声,输家会不会找你拼命?”

两人说的不是一个意思

两个好闺蜜在一起聊天,一女孩说:“你知道吗13厘米我受不了了,好痛啊,”另一个女孩说:“天哪我8厘米都受不了了”刚开始说话的女孩说:“8厘米?我9厘米刚刚好哎”另一个女孩说:“9厘米你当时不痛吗?”刚开始的女孩说:“不会啊,不过我听说有些女孩5厘米都不行了,走路都会痛哦。”另一个女孩说:“是啊都是高跟鞋惹的祸,以后再也不穿了!”刚开始说话的女孩子脸红着不说话了。

这工作环境,让我陷入了沉思

老板:“怎么样,环境不错吧,你看这天窗多大,设计多么贴心;还有,你看这床,实木的,还有凹凸的结构,起到按摩助眠的作用;再看这降温设备,纯天然无污染,风速可调,收您一晚50一点都不贵!”老板走后,我躺在两块木板上,一边摇蒲扇一边看着房顶的大窟窿,陷入了沉思……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