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却感到蛋蛋的忧伤

毕业好几年,还和父母挤一块住,就想买个50平方的小房子。。路过发小的煎饼果子摊,兴冲冲的说:“二哥,来一个蛋的,省点钱付房子首付……”二哥:“好咧,我看XX楼盘就不错,我给儿子买个140平的……”他儿子才五岁,看他啪的磕了个鸡蛋,我却感到蛋蛋的忧伤..……

以前在东北上学的时候

以前在东北上学的时候,冬天体育课只有滑冰一个项目,上课地点就在学校后边的湖上,每次上到冰上我就担心冰会裂开,在上边瑟瑟发抖。有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体育老师,万一掉湖里怎么办?老师看了我一眼,说:不是本地人吧?一米深的水冻了一米二深,坦克都能过,你怕啥!

今天我到小店里买烟

今天我到小店里买烟,看见女店主和另一个人说话,她说:“昨天晚上两块钱的复印费你没给我。”那人说:“是吗?我不记得了!”女店主:“不记得就算了,不就两块钱吗?”我也和稀泥的说:“就是,就是,两块钱不至于!”等我买了烟,走出小店数了数手里找回的零钱时,哇塞!怎么少了两块?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