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他妈在路中间挂的晾衣绳

刚刚在小区跑步,到一条没有灯的小路时,突然一根钢丝勒住我的脖子。当时想完蛋了,对方以绞索做武器,一般都是无声杀人不死不休。右手撩开钢丝,闪身退到路边,摆出标准的格斗姿势观察四周。除了一家三口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其他啥也没有。确认安全,打开手机电筒——谁他妈在路中间挂的晾衣绳。

买酱油的钱买了蛋卷

老妈拿二十块钱让我买酱油,去了经常去的一家超市,那里的大妈和我很熟,见到我特别热情。非让我尝尝她新进的蛋卷,说是进口的,老好吃了,盛情难却,我吃了。从超市里出来,拎着二十块钱的蛋卷,看着回家的路,感觉心慌慌……

两个二货吃饭,桌上放着一碗芥末

两人吃饭,桌上放着一碗芥末。其中一个认为是甜的,舀了满满一勺放进嘴里,立即泪如泉涌。不过他紧闭嘴巴没说一句话。朋友问怎么了。他说:想我爹了,20年前的今天他上吊了。朋友安慰了他。也舀了满满一勺放进嘴里,骤然泪如雨下。第一位佯装地问:你怎么也哭了?朋友说:你爹死的好惨啊。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