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深莫测的黄段子

本人是个学生党,刷了几年段子啥都懂了,可能是长得比较单纯,我爸妈就以为我啥都不懂。我爸特喜欢在饭局上和别人讲黄色段子,每次饭局都当着我的面直言不讳。直到tm有一次,我爸当面讲一个高深莫测的黄段子时,我tm忍不住笑了...

农村最近的酒席有多密集

农村最近的酒席有多密集呢?这么说吧,我叔叔家有条狗,他们出去吃酒席都会给狗狗带吃的,一些鸡脖子,鸭架,骨头什么的,年前年后,几乎天天都会带。昨天我看到这货把几块肉骨头掀一边,埋头专心的吃完了一碗白米饭……

不是每个穿白大褂的都是医生

早上起床胸部有点疼,吃完早饭我跑到我们社区诊所想问问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刚进门就看到一个医生迎面走来,我快步走到他面前小声的说:“医生,我大姨妈来了,今天胸部好疼,不知道怎么回事!”医生:“我也是来看病的,我是厨师不是医生。”我了个擦擦!尴尬死。。。

脸皮厚反应快的人吃得开

老公第一次登门是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妈炖了一只鸡。按照风俗把鸡爪子给他夹碗里,告诉他:刚参加工作,吃鸡爪子是快往上挠挠的意思。谁知这二货和我妈说:阿姨您还是把鸡大腿儿给我吧。我吃鸡大腿儿工作好往上蹬蹬,我觉得蹬比挠快。后来我爸妈就同意了俺们的婚事,理由是这小子不但反应快,脸皮还厚,在社会上不吃亏。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