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刚刚跟老公在一起,去长鹿农庄度假,晚上少不了亲热一番。十一点多,可能夜深人静的时候声音更容易传播,有人来敲门,老公赶快穿好衣服打开门,一个三十多岁的先生很礼貌的说:那个兄弟啊,麻烦你们小点声,我儿子一直在那边问什么声音,还趴墙上听,我和老婆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长得丑就得多读书

初升高的时候,重点高中的校长来我们学校招生,选重点班的苗子。班主任推荐了我和另外两个男同学,成绩都不相上下。校长一眼就相中我了。理由是我长得最丑而且发型也很难看,一看就是认真读书的料。#最讨厌以貌取人了,我读书时总被误会读书差有早恋的嫌疑!#

娶了女汉子,此去路上艰险,忘珍重

和女汉子未婚妻的婚期基本敲定了,我去征徇岳父、岳母的意见。听我说完,俩位老人都沉默了,只是用怜爱的目光静静地看着我。半晌,传来了岳父慈祥的声音:孩子,我们没什么意见。记住,从今天起,咱这里就是你的娘家。如果受了啥委屈,随时回家,爸妈给你做好吃的……

地铁上,哥们被大妈恶心到了

地铁车厢里,一个大妈坐下,脱了鞋,用手里的单程票刮着脚板的死皮。我看着恶心,转过头去。(单程票是塑料做的,形状大小和一块钱硬币差不多,循环使用)。地铁停站,一哥们走进来,两手提着行李,嘴巴叼着个单程票。看到了大妈,那哥们若有所思的愣了一会儿,然后“呸”的把单程票吐了出来,接着一阵干呕。。。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