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村子都听见老爸的嚎叫了

小时候捣蛋被老爸撵着揍,眼看要追上了,情急之下我拐进路边的女厕所,里面一个婶婶貌似是便秘,老爸在外面吼:里面有人吗?我没做声。婶婶脸憋的通红,顾不上说话,老爸一阵风进来准备动手,婶婶恰好缓过气了一声尖叫,抄起边上一个砖头砸去,正中老爸的脚。半个村子都听见老爸的嚎叫了……

老王在外面包了个小蜜

老王在外面包了个小蜜,小蜜说:亲爱的,你能把胡子刮了嘛,这样看起来还年轻些。老王说不行,要是刮了胡子我老婆会不高兴的,小蜜说那你这么在乎你老婆,以后别来找我了,最后老王缠不过小蜜,只好把胡子刮了,老王回到家,怕老婆不开心,就没敢开灯,蹑手蹑脚的躺在床上,老婆伸手摸摸老王的下巴:你怎么还没走啊,我老公马上就回来了……

此同桌日后必成大器

初三的时候,我的同桌在厕所看见班主任五年级的儿子被几个学生围着打,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把那几个爆揍一顿……班主任当着全班人的面骂他:看见打架了要先报告老师而不是以暴制暴,你就是闲的蛋疼没事是吧?明天开始你来当班长,我看你还那么闲不!一片哗然……

办公室里闲的蛋疼

中午吃完饭回到办公室,看到没人。我闲的淡疼,把喝完的饮料软包装盒放地上一踩,“砰”的一声过后,传来了“咚”的一声闷响。只见一女同事从办公桌下钻了出来,一手拿着支签字笔,一手捂着后脑勺,对我怒目而视…………我去,有话好好说啊,又不是故意的,我咋知道你正在桌下捡签字笔的。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