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馆子吃散伙饭

大学时我们寝室五个凑钱去下了趟高级馆子吃散伙饭,此为背景……可能是穿的朴素了或者客人太多,我们坐在角落里二十分钟也没人搭理……宿舍长终于爆发了,拍着桌子吼到:麻痹的!我们四个就算是要饭的也该有个人过来撵撵吧!!!……这才要到饭……不对,点饭饭!

放鞭炮把自己给炸了

凌晨下楼去点炮,点支烟夹着炮边群发短信,寻思小区路灯不亮,就蹲在电梯里拆鞭炮,你妹的,烟一熏眼睛流泪,就去揉,没注意碰着烟头,烫的一下蹦起来了,悲剧了,3000响的鞭炮啊,被我一个人在电梯里独享了,妈的,躲在电梯角落里,屁股被崩了好几个疙瘩

一喘气就有呼噜噜的声音

今天打车时候,司机的鼻子不知道怎么了,一喘气就有呼噜噜的声音,像极了在睡觉打呼噜的声音,我虽然心里知道他没睡,但是很怕 是真的,就一直在副驾驶看他。司机悠悠的说:你这还算好的,以前有个男的从后面一直晃我说别睡啊别睡啊好危险。。。

有时候实现梦想真的需要一点手段!

刚上小学的时候,知道厕所要分男女。女厕所不能进,就有一种神秘感。受好奇心的驱使,就想看看男女厕所有什么不同。于是就对同桌的女生说;“我的力气大,我一个人可以把你们十个女生拉进男厕所。”女生不信,说:“把你拉进女厕所还差不多。”我说:“下课我们比一比。”“比就比。”下课后,她果然叫来9个女生,一下子就把我拉进了女厕所.......有时候实现梦想真的需要一点手段!

四个人抬着奥拓调的头

绝对真事,姨夫五十多了学车终于拿到驾照,买了辆二手奥拓练手,开回家第一天(乡村公路比较窄),到家了想调个头,结果调了半个多小时硬是调不过来,最后,请了四个男人把奥拓抬着调了个头,真的,四个人抬着奥拓调的头,我太崇拜我姨父了。。。

你知道“人民路”怎么走吗?

读高中的时候,当时流行非主流,为了让自己更潮,更帅气,星期天我便在理发店接了一卷长发…站在阳光下,感受着阳光的妩媚,任意微风吹扶着我的头发,我闭上眼睛,抱紧双拳,感觉像极了古代的帅气大侠…突然,背后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一阵粗矿而又沙哑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姑娘,你知道“人民路”怎么走吗?”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