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杀鸡,放了一碗鸡血

记得小时候五年级,我家杀鸡,放了一碗鸡血,我爸用开水这么一冲,就逼着我喝掉,说有营养,小时候听话,就学电视里捏着鼻子一把灌了下去,其实开水冲过是没有味道的,就是心理作用,喝完我就到了客厅,我姐夫在看电视,突然间我就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出来,我姐夫那惊恐的眼神我现在都忘不了。。。

我感觉就象上供一样!

老妈去内蒙的姑姑家串亲戚,要住上半个月。所以,由我负责老爸的饮食。。。老妈去了没两天,我正午休,就听见老爸偷偷在隔壁屋打电话:老太婆,你早点回来吧,,,你闺女烙的饼,硬的能当盘子用。这就算了,关键是她熬的玉米粥,筷子一插,都能立在粥上。。。她每天端来,我感觉就象上供一样!!!

那一瞬间我眼眶红了

在厕所蹲坑,左手边的大哥举着手机看考研数学的讲解视频,我心想这大哥可真爱学习啊。过了一会我提裤子准备走人,右手边的大哥忽然探出脑袋,往左边瞅了一会说,“ 哥们能倒退半分钟么……刚才那块没听懂…… ” ,真的,那一瞬间我眼眶红了。

兄弟们要不要看跳钢管舞,免费的

一次部队打靶归来,军车坏了,临时征了一辆民用客车,可能是司机比较紧张,半路撞了一辆面包车,瞬间从面包车上下来五个光头纹身手拿钢管的大汉,边走边骂的向客车上走来,上来后瞬间蒙了,看到一车兵哥哥,个个手握96式步枪。还是其中一位光头大汉有见识,说:“兄弟们要不要看跳钢管舞,免费的”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