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皮的医生

一年冬天,有个妹子发烧了,脸红扑扑,她去诊所看,医生一进来用手摸她额头,摸了30秒换另外一只手,然后这破医生说:真暖和

没有呼噜声感觉没气了

我打呼很严重,结婚这么多年老伴儿也习惯了夜里的呼噜声……刚刚老伴儿半夜睡醒没听到打呼声,灯打开,就用手放我鼻子前试了试,我迷糊着问干嘛?老伴儿:“没听到你呼噜声我看看还有气没…有气没……气没”O_o‖

还想再吃饭没有饭,就尴尬了

第一次去男友家,感觉他家的饭菜特别可口,一时沒注意连吃了三碗。

突然发现他们一家都在盯着我,这才想起形象问题,扒完最后一口抹抹嘴说:“吃的太饱了,你们慢吃哈。”

准婆婆一下子接过饭碗:“来来再吃一碗。”

男友的哥嫂和爸爸也一齐说:“沒啥好菜,饭一定要吃饱,再吃一碗吧!”

我犹豫了一下:“那就再来半碗好了。”话音刚落,大家都不吭声了,婆婆弯腰拿碗的样子雕塑一样僵在那里,良久才尴尬的说:“闺女,锅里沒饭了……”

我汗啊。。。。

小时候我们那挺穷

小时候我们那挺穷,老爹去县里有事,口渴买了瓶矿泉水,剩半瓶带回来了,还记得是乐百氏的,绿瓶儿,卖两块。我装逼拿学校去了,我们数学老师,一老头,觉得新鲜非要尝尝,喝了之后给了我一脑瓜嘣:这孩子咋说瞎话呢,没味儿,肯定井里灌的。全班十多个同学一人尝了一小口,都说我是骗子,那一年,我领略了手握真理孤身一人对抗世界的痛…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