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约了一个帅哥出来

以前在网上认识一帅哥,聊得很投机,聊了差不多半年吧,所以就毫不保留的把身高体重什么的全告诉他了,他只是笑了笑。终于我们约好见面了,我如约而至,等了好久也不见他来,突然接到他电话,他说:我已经见过你了,你果然是个诚实的人,和你自己描述的一模一样,我已经回家了,天挺冷的!我次奥……大爷的!

都是单身惹得祸

今天跟朋友们一起讨论不当妻管严的前提是什么;一朋友说到,首先你要有钱,她多说一句,你就找小三;另一个朋友接到,你找到很帅也是可以的,她对你指东指西你可以去当小白脸,到我了我就说在这些之前,你得先有个媳妇啊。他们听了之后,感叹到让我成为一个妻管严吧。。。

农民当皇帝真有可能

奶奶不识字却对我的学习管得野严。刚进小学那年,每次作业做完,她都要我写三页方格簿的生字才能玩。开头用前天写的满过去,过后她好象觉得不对劲。于是在空白页做了记号。这次我翻船被罚六页。而且往后她的记号老是变变变...。从那以后我才相信农民当皇帝真有可能。

忘记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到宿舍的

说件自己经历的事,姑娘单亲家庭小时候比较穷,穿的衣服都是大堂姐二堂姐穿过给我的。读初一的时候一次上体育课让立定跳远,当时的操场到学校宿舍最快要五分钟途径一条没什么人的大街,裤子是那种没有弹性的,正跳着那就听到‘兹啦’一声腿凉簌簌的,裤子从这边膝盖经裤裆烂到另一边膝盖,又是夏天里面只剩下一条小内内,当时我就站在那愣住了。一直到现在我都忘记自己到底是怎么回到宿舍的。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