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武松了解他哥啊!

西门庆、武松和武大郎站在窗前聊天,

忽然看到对面有个女的在洗澡,武大郎赶紧跑了出去。

西门庆对武松说:“你哥挺害羞的啊!”

武松说:“害羞个吊,可能是搬蹬子去了。”

名字被写错了,我要哭了

骑电瓶车被别人轿车给撞了(其实没什么事),车主心很好非要带我去医院检查……医院里……医生拿着病历本开始填写,医生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朱连鹏……当我看见医生在病历本姓名那一格写上朱脸盆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己哭晕在医院里……

拿自己的压岁钱不算偷钱

明哥的儿子偷了家里两百块钱,被明哥打得哇哇乱叫,我看打得狠了,连忙解围,去把明哥拉开,带着小孩子去一旁。“你怎么胆子这么大啊!还偷钱!”我也说他两句,小孩子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我没偷钱,我拿的是我的压岁钱,爸爸说帮我存起来,到时候给我用,这都又要过年了,他还不给我!我拿我自己的钱怎么就是偷了!”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