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暑假我过得尤为艰难

小学是班长,有一年发暑假作业,发现少了一套,我连忙把作业发下去,等大家都写了自己名字,才跟老师说缺了一套。老师真的没法子,抓头想了一会说,“这样吧,你吃点苦,抄一份做吧。”抄…抄,抄一份……那个暑假我过得尤为艰难……

领导是个莫名其妙的神经病

我觉得我领导是个莫名其妙的神经病,今天下班,领导神神秘秘的把我喊到他办公室,递给我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然后告诉我等下回家,把所有的门窗都关闭,就剩我一个人的时候在打开看,我居然信了……打开一看!尼玛!五一期间值班表!居然天天都有我的名字!……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