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被超市广播喊成小朋友

还记得是好几年前了,吃完晚饭我们一家三口去超市溜达,谁也没带手机,然后我爸就跟我们走散了。我和我妈就去广播站广播找人,那广播员问叫啥名啊,我妈说叫王德友。然后就听到广播员对着麦克风说:王德友小朋友,王德友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请立即到一楼服务台,您的家人正在等您。我跟我妈当场就石化了,我爸听完之后也没敢出现,觉得太丢人。。。

超市特好看的服务员

听说楼下小超市来了个特好看的服务员,当时我就不淡定了,二话没说就下了楼,想借着买烟的机会调戏她:“听说你们这买一送一,那我想问一下,买你送啥?”我心想像她这么漂亮的女生听完这话肯定会脸红,结果没想到的是,她连头也没抬就回了一句:“送一个老公,加俩孩子。”

我是一个善良的人

今天开车,在等红绿灯,一个老头骑三轮车拉着一堆木方和纸壳,拐弯的时候刮到了我反光镜,深深的两道印子,我看那老头一眼把反光镜掰正了开车走了,也许大街上乞讨的我不会给钱,但是这么大岁数还在靠自己双手挣钱的老人我觉得是可敬的,可能我有点偏执但我觉得我还算善良。

和她挽着手进了婚纱店

和她挽着手进了婚纱店,她进去试婚纱,我在外面坐着喝茶!销售员试着给我推荐几款今年的最新款,我淡定的喝了口茶让她把两款价格不菲的拿来试一下!然后默默的拨了个电话"喂,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我这个月的汇总你帮不帮我写!不写?我欣赏你!"挂了电话,面前传来了声音"谁啊?"!我看着眼前美丽的她微微一笑"你老公,他说就让你就选这套了!"

张姐是个大龄剩女

同事张姐是个大龄剩女,这天上班她突然告诉我们,她找了个男朋友,并说明年春天就结婚,大家都劝她不要 操 之过急,可她一句也听不进去。这时一直不发言的小李说道:听说明年是寡妇年,不适合结婚。张姐顿了一下,淡定的说道:那怕什么,死的又不是自己

骑着电驴载闺蜜去打麻将

骑着电驴载闺蜜去打麻将,一不小心我俩摔了个结结实实。 我捂着膝盖上的伤说: 真特么倒霉,还打个屁啊!我们回去吧? 闺蜜吹了吹手上的伤说: 来都来了,不打麻将,这一下不是白摔了!!! 然后我俩带着伤上战场,一人输了几百块……

公公属于那种超级啰嗦型的

公公属于那种超级啰嗦型的!婆婆都说他投胎投错了男人!每天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得过问一遍!连别人吃块豆腐乳都得管别人一口吃多少的那种!下午的时候,公公对着镜子唉声叹气道又长了白头发!婆婆翻了个白眼道:拉个屎都要想着一次拉多长的性格,能不白头发吗?

我爸总喜欢拍我头顶

小时候我爸总喜欢拍我头顶,用他的话说就是:“头上毛多,拍不坏。”后来我妈一气之下就给我剃了个光头。本以为这样可以结束我的厄运,结果没想到的是,我爸看到我的大光头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儿子,快过来让爸拍一下,听个响!”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