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哥哥的孩子

今年退伍的时候从机场出检票口,一个小孩子抱着我腿喊爸爸,爸爸,我一回头看见一女的很尴尬的看着我,我立马敬了一个礼喊了声嫂子好,我们一起退伍的老乡都一起喊了声嫂子好。嫂子感动得哭了,说谢谢我们,孩子很少见到过他爸爸只认识军装。

喝酒后,歃血为盟痛饮结拜酒

我喝过最荒诞的一次酒是在家乡,朋友喝多后,要和旁边桌另一个喝多的陌生大哥结拜,大哥深受感动,要歃血为盟痛饮结拜酒,俩人叫服务员要来一把刀,在手指上比划半天没敢下手,场面十分尴尬,但是两人热情不减,最后他俩分别在酒杯里吐了一口吐沫表示:“口水也是DNA!” 一饮而尽,还互相磕了个头。

一位先生去考驾照

一位先生去考驾照。口试时,主考官问:“当你看到一只狗和一个人在车前时,你是轧狗还是轧人?”,那位先生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轧狗了。”,主考官摇摇头说:“你下次再来考试吧。”,那位先生很不服气:“我不轧狗,难道轧人吗?”,主考官大声训斥道:“你应该刹车。”

我成了学校的活门铃

小学时的校园没电铃,通知学生唯一的途径,是校长拿着锤子敲击挂在树上的一块钢板。我居然偷去卖了。这事被校长告知了家人,记的那天我被老爸,在校园里打的老惨了!还好校长听到我的惨叫声大,阻止了老爸。从此交给我一项管理全校师生的任务,站办公室门口喊:上~课~了!!

在一脸懵逼中性格分裂

一天,心情不好,跟老婆说“你老公真是个大傻笔”,老婆一听,一巴掌呼过来,说“谁允许你骂我老公了”,我摸着热辣辣的脸,竟无言以对。

之后有一天,老婆心情不好,跟我说,“你老婆真傻,什么都做不好”,我心想机会来了,一巴掌呼过去,说“谁允许你摸黑我老婆的”,老婆二话不说,两巴掌招呼过来,然后说“老公,刚刚有人打你老婆,我帮你报仇了”。我摸着热辣辣的脸,在一脸懵逼中性格分裂。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