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都是放养的那种黑猪

小时候,家里养猪都是放养的那种黑猪,每次放学回来我都要赶着猪去山上溜一圈,我亲切的叫它小黑。整整放养了一年,年底时,当我看到屠夫拿着几把刀走进我家时,我哭的昏天暗地,童年的天真无邪让我决心保护小黑,我一边哭一边阻拦屠夫,被我爸一把提着衣领丢进房间锁起来,我不停敲着门,哭着喊着,哭累了就睡着啦。不知睡了多久,家人叫醒我吃饭,望着餐桌上丰盛的饭菜,特别是正中间那一大盘酱猪蹄,我脑子一片空白。现在依稀还记得,那一顿饭,我吃得肚皮瓜圆!

有位89年生的姑娘

有位89年生的姑娘,认识她的时候大学还未毕业,八年没见,今天见了大惊,依然还是个少女啊,清澈、饱满、天真、好奇、热情、亲切,一样没丢。同样是三十上下的人,我已然出落成个老娘们儿了。听完了她这些年的经历,恍然大悟,因为她毕业至今一天班儿都没上过。

嫂子和她妈很像

嫂子和她妈很像。有次嫂子站我哥旁边,我哥在入神的玩游戏,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走了,换成他丈母娘站到他旁边来了。我哥也没细看,感觉是嫂子,就一把拍在丈母娘屁股上,说:给大爷倒杯茶去。。尼玛,我哥到现在也不敢去丈母娘家……

回到顶部
更多分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